你現在的位置: 首頁->新聞
 
竺莉萍:加入國際刮版畫協會的亞洲第一人
更新時間:

  畫畫是最放不下的心頭愛

  時光倒流到36年前。

  1983年,竺莉萍高中畢業,一個偶然的機會,她成了一名小學代課老師,教語文和數學。

  面對天真的孩子們,竺莉萍沒來由地覺得安心。教師這碗飯是吃定了,但有一點,隱隱覺得不甘心。為什么?竺莉萍從小愛畫畫,拿著柴棒頭也能在地上畫一整天。那時候,白紙很寶貴,而畫畫需要的是比白紙還寶貴的鉛畫紙。竺莉萍的爸爸在社辦廠跑外勤,偶爾外出的時候會帶幾張鉛畫紙回家,這一天就成了她的節日。

  初中時,因為身體不好,竺莉萍沒上體育課。有一天,她發現美術興趣小組的同學在畫楊子榮打虎上山的招牌動作,她在邊上癡迷地看著,突然開竅了——我也可以畫啊,我也要加入這個小組。《西廂記》《天女散花》里的小姐、丫環,竺莉萍不知畫過多少遍了。上高中后,竺莉萍又參加了學校的美術興趣小組,應碩莽(現奉化區美協名譽主席)是她的美術老師。人物臨摹、靜物寫生,和同學們一起去大自然采風,竺莉萍這才算入門了。

  如果能當一名美術老師,那該多好啊。畫畫,是竺莉萍最放不下的心頭愛。代課之余,她一有閑就畫,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是畫畫的素材。

  機會總是給有準備的人。五年后,機會來了,她考上了寧波教育學院二年制大專美術班。這個學習機會對她來說非常難得,只有更努力才對得起它。記得有一次下雪天,老師組織寫生。雪還在下著,新鮮感過后,是無盡的寒冷,鞋子進水了,水多得可以倒出來。很多人回校了,她和另一個同學還留在雪地里,又冷又餓。完成作業后,兩個人去路邊攤吃飯,翻遍口袋,只夠拼吃一碗炒年糕。

  1990年,竺莉萍畢業后分配在奉化江口寶英初中教美術。夢想終于照進了現實,畫畫與教師和諧地共存在她的身上。那是一個辦在田畈中央的學校,推開門就是田野。可能在外人看來,這是一個落后的小村,可在她眼里,處處是美景。夏天,竺莉萍枕著蛙聲入眠,在鳥鳴中醒來。她還常常帶著孩子們在田野里寫生,描繪眼前的風景。在小山村待了近十年,好多學生受她影響而喜歡上了繪畫。

  畫畫,像血液流淌在竺莉萍的身上,為了讓血液流得更歡,她接著讀了浙江師范大學的本科,又讀了研究生課程班。用她自己的話說,“別人把教師當職業,而我把它當成一項事業來做。

  在學校里,美術是副課,教師多不受人重視,但憑著努力,竺莉萍把寧波市教壇新秀和區骨干教師的獎狀收入囊中。

  與刮版畫的神奇相遇

  2009年的春天來了。某天,竺莉萍去另一所學校辦事,經過一個小學生身邊,那認真的樣子吸引了她,小女孩低著頭,正專心地用牙簽在刮畫。看得出來,刮的是一只小鳥。小女孩想讓小鳥飛起來,可她不會。見有人關注,她求救似地望向竺莉萍。竺莉萍接過牙簽,幫著刮了幾下,小鳥立刻神采飛揚起來,振翅欲飛。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誰也不知道下一顆會吃到哪一種味道。每個畫家都在尋找適合自己的風格,比如齊白石畫蝦、徐悲鴻畫馬,竺莉萍也想過畫芋艿頭,因為家鄉的芋艿頭很有名。但這一刻,如有神助,她覺得刮畫不錯,說不定以后還可以在學校推廣和教學。

  竺莉萍買來刮畫紙和牙簽,著手試了起來。牙簽太細,易斷,于是用竹針,也就是把竹筷的筷頭削尖了。經過多次試驗,一幅幅黑白畫在竹針的刮擦下完成了。望著它們,竺莉萍心里百味雜陳。別人在打麻將,她在刮畫;別人在跳廣場舞,她在刮畫;別人在追劇,她還是在刮畫。

  2013年,機緣巧合,竺莉萍帶著40幅刮畫前往美國。一位刮版畫大師發現了她的畫,推薦她去國際刮版畫協會。

  觀賞了國際刮版畫協會網站上的作品,才知道原來自己創作的刮畫跟刮版畫相似。竺莉萍的學習勁頭又被激發出來,她告訴自己,一定要好好鉆研這門藝術。

  刮版畫是源于歐洲的一種藝術形式,可以追溯到1850年的英國和法國,當時主要用于商業插圖的創作。由于刮版畫成本低廉、使用方便、表現手法豐富細膩,很快取代了當時用于商業插圖的銅蝕板畫,風行一時。直到1950年,隨著攝影插圖的普及而逐漸退出插畫領域。現在,一些人重新拾起刮版畫這一門古老的藝術,因為它的表現手法獨特,有一種其他藝術無法替代的感染力。

  初到美國,竺莉萍有20幅畫順利進入圣迭戈藝術家中心網上展覽,又順利地加入了國際刮版畫協會,成了加入該協會的亞洲第一人。

  竺莉萍上手很快,通過刮、擦、刻、磨、削等方法去掉板表層的黑色,從而露出黑色涂層下的白色黏土,并顯示出“具象”的畫面。在象山漁山島采風時,月亮掛在天上,清輝灑在漁村,港灣內的船一艘挨著一艘,石墻上的石頭一塊摞著一塊,古老而神秘,這一切讓竺莉萍心動不已。回家后,以此為題材創作了一幅《漁山島之夜》的刮版畫。另外又創作了《棧橋》。2014年,這兩幅作品參加第三屆國際刮版畫展,在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展出時,受到各國畫家的好評。

  這一年,也是她第一次參加國際刮版畫研討會,她和來自世界各國的30多位藝術家相聚在北卡羅來納沃克藝術館,交流學習。當別人得知她的兩幅畫是用竹針刮出來的,不由得嘆為觀止。太神奇了,筷子也能刮畫。相比之下,別人的裝備要先進得多,有擦筆、排線筆、刮刀、竹筆、鋼絲筆、鋼絲絨等。別人用刮板,而她用的是薄薄的國產刮畫紙。

  展覽結束后,有兩位朋友問她行李箱還有空間嗎。竺莉萍一愣,原來,他們要送刮畫板給她。約定明年再相聚美國,并相信她一定會交出更好的作品。

  這兩副刮畫板是友誼,也是信任。

  飽含深情的《守衛者》獲金獎

  2013年3月底,竺莉萍隨先生來到離美國加州圣迭戈三小時車程的戈壁沙漠,看到了一個叫“咸海”的湖。只見那里有成堆的砂石,運砂的機器被鹽巴包裹著,魚鷹在一根桿子上站崗放哨,周圍沒有樹木,幾乎沒有人煙。她對先生說,我要畫一幅這樣的畫。

  當時,竺莉萍是隨先生前往美國的,沒想到先生卻因病去世了。這不啻晴天霹靂。為了走出痛失親人的陰影,她開始瘋狂地作畫,唯有畫畫可以治愈。

  先生生前曾對她說,“我支持你的事業,因為你是一個好教師、一個好藝術家,你會成為一名大師。”她記著這句話。后來這句話刻在先生的墓碑上成了墓志銘。為了這句話,她要畫好每一幅作品。

  《守衛者》這幅畫的每一筆飽含著對先生的懷念。它寓意豐富:即使周圍的環境變得惡劣,該堅守的還是要堅守。人活著不容易,何況是鳥。它在注視世界的同時,也注視著人類心靈的那一片凈土。鹽巴腐蝕了機器的外表,也許會銹跡斑斑,可是在黃昏的陽光照耀下,機器依舊發光,那些巨大的車輪,撐起了一個壯觀的畫面。

  2015年,《守衛者》在美國馬里蘭州佛萊德里克獲得第四屆國際刮版畫展金獎。評審團把唯一的金獎授予了竺莉萍,這是她做夢也想不到的。

  拿著獎杯,竺莉萍在心里對去世的先生說:感謝你帶我到美國,讓我開啟了藝術的新天地;感謝你帶我去“咸海”,讓我對世界有了更多的看法;往后余生,你要繼續陪伴我,這輩子,認識你是我的幸運。

  那一年,竺莉萍的另一件作品《苗女》獲優秀獎。展覽期間,她還受邀做講座,在刮版畫研討會上演示技法,受到人們的追捧。

  此后,獲獎越來越多:《媽媽的記憶》獲第83屆國際微型畫展金獎;《PETER》在美國馬里蘭州肯辛頓勞動節展覽中獲銀獎;《菠蘿與玫瑰》獲澳大利亞獅子藝術盛會最高贊賞獎……

  刮版畫教學成了省級精品課程

  自從迷上了刮版畫,竺莉萍把所有的碎片時間給了刮版畫。在銀行、醫院等待叫號的間隙,在候車、開會的間隙,她總是拿著刮畫板和刮刀,低頭創作。

  技藝在努力下突飛猛進。2010年,她在學校開設了刮版畫課程。一開始,學生們就對這項藝術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刮出來的畫細膩樸實,富有震懾力。

  隨著竺莉萍在國外獲獎越來越多,引起了學校的重視,另外有三名美術教師也被刮版畫深深吸引。他們成立了刮版畫課題組,因都是美術專業科班出身,三人很快就入門了。

  如今,奉化高級中學成了國內唯一的進行刮版畫教學的普通高中。學生們的刮版畫在各級各類比賽中多次獲獎。他們還研究出用文眉針刮出更細的線條,用橡皮擦出高光,用竹簽刮擦和打圈的技法來表現畫面,這些都是國內首創,在國際刮版畫界得到推廣。

  學生們的技藝也越發成熟,竺莉萍熱心地把他們的優秀作品挑出來,帶到美國進行國際交流。在她的幫助下,俞潔萍、胡文潔、肖正幽三位美術老師也加入了國際刮版畫協會并參加了國際展覽。

  刮版畫課題從市級評到省級,如今學校成立了浙江省刮版畫創新實驗室,刮版畫已經成了國家級的研究課題。在申報項目的時候,課題組作了統計,從2010年到2019年,學刮版畫的學生已達5000人。

  竺莉萍常感嘆時間不夠,要學的東西太多。為了省錢,她學會了裝裱,老師和學生的作品都是自己裝裱。在她家里掛著一塊小黑板,上面是一排排的英文單詞。跟老外交流,英文必須要有幾把刷子。怪不得她的時間老不夠用。

  沒有人比竺莉萍更熱愛刮版畫藝術了。2018年10月,她去吉林琿春一中支教,她想好了,要讓這門藝術在琿春一中開花。

  竺莉萍深知“授之以魚,足解一日之饑;授之以漁,足食終身之魚”的道理。她將自己的技藝傾囊相授給郭久利和姜奕兩位美術老師,由他們再教給學生。這兩位老師同樣非常努力,竺莉萍把他們的作品提交給國際刮版畫協會的評審團,他們先后成了會員。

  如今,琿春一中已投入并裝修了刮版畫專用教室,學校采購了一些刮版畫材料,開展學生刮版畫教學課題。竺莉萍根據琿春一中實際情況撰寫了關于刮版畫實驗室設立的課題方案,里面有詳細的教程,還有關于刮版畫的教學大綱、教學設施配備等方案。為了方便教學,及時解答琿春一中師生的疑問,竺莉萍拍了許多教學視頻和照片傳給琿春的老師,讓他們在教學實踐中不斷摸索前進。

  竺莉萍在日記中寫道:“自琿春回來,我們約定一月一次作業交流,一人一幅,對口協作不隨支教結束而終止,我們依舊在繼續,藝術人在一起有做不完的藝術……”

  是啊,藝術貴在堅持。現在,奉化與琿春正在開展刮版畫展,刮版畫的藝術之花在兩地綻放。

  在推廣刮版畫的路上,竺莉萍不遺余力。目前國內共有8名畫家經她推薦加入了國際刮版畫協會,她還為他們搭建平臺,把作品帶到國外參展獲獎,詮釋了“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快樂真諦。



文章來源:中國新聞網
 
福利彩票三十选七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