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的位置: 首頁->新聞
 
地上的葦,天上的云
更新時間:

  這個秋天,我看得最多的是兩樣東西,一是地上的葦,一是天上的云。

  我喜歡水,有空我總是往水邊跑。我們小區前面是長江,后面是新河,江邊河邊,都有許多許多葦。我把葦分成兩種,一是小葦,一是大葦。小葦基本上和我差不多高,小葦的色澤會變,從開始時的漂亮清新的青色,到似乎開始害羞地帶一點紫紅色,再到成熟的乳白色,再到最后嚴峻的灰黑色;而大葦則至少有我的三倍高,它其實叫蘆竹,與蘆葦的性質差不多,它似乎只有一種顏色,那就是青紫色,就那么一簇,毛蓬蓬地招展在天空中。我手摸不到它,只能仰頭看它。看著看著,就不禁看到了天上的云。葦和云有相似處,都是大團大團的,都沒有固定的形狀,它們的形狀隨風,而風卻沒有什么形狀,只有方向,有時風也亂吹一氣。當風從南邊吹來時,葦都往南倒,而云則都往南跑;北風,西北風,東南風……莫不如此。但它們也有不同處,那就是風無論怎么吹,葦都在地上跑不掉,它都存在;而云則被吹著吹著,有時就沒了。云的消失是如此之快,有時你看到一朵云漂亮,就想摸手機拍,摸出來找到相機要拍時,一抬頭,詫異地發現云不見了。這時候,它的易消散性格外容易激發起人的傷感,想想人間事的無常,想想自己似乎都沒怎么開始生活,青春卻沒了……有時候,望著云,我真是想落淚。

  而葦卻總是讓我開心,葦總是沿著岸生,一長溜一長溜的,我在岸邊走的時候,總感覺自己走進了一個友好的世界,葦們列隊歡迎我這個好朋友。我微笑著沖它們點頭致意,葦無言,但亦團團地點頭沖我致意。有時葦全朝著一個方向,仿佛都在沖我行注目禮。有時想,能在大地上交這樣的一群朋友,真是件幸福而美好的事。葦也非常可愛,它們粉嘟嘟毛絨絨的,像嬰孩,像哈巴狗,像大熊……而且它們總是一團一團、一群一群的,當風吹來的時候,它們一起舞動起來,顯得格外熱鬧和歡快。當然,葦也有它峻厲的一面,有一次黃昏在河邊,我看到一排老葦,感到它們像是一排持著古兵器即將奔赴沙場的鎧甲戰士,似乎是在告訴我,它們雖柔和,但也有著蒼勁、英勇的底蘊。

  云是天空的靈魂,沒有云,天空沒有什么意義,它的聚散流轉,瞬息萬變仿佛在昭示著世界一種悲苦的底色。陶淵明說:“萬族終有托,孤云獨無依。”沒有依的東西有什么可以值得執著的呢?有詩人似乎是懂云的人,他說:“一切都是命運,一切都是煙云”;而葦是大地上的一種種樂觀和飛揚的精神,它們隨遇而安,雖然不可掌控自己的命運,風要它怎樣它只能怎樣,但它們卻有自己的根和底色,它就扎根在水邊,它不是柳絮楊花,你多大的風也吹不走它,你不能動搖它的生活和世界。早逝的優秀散文家葦岸,人簡淡沉靜,但文字卻飽滿有力,他將自己的筆名取之為葦岸,大概也是懂得了葦的意境,他一定也在水邊長久地凝視過葦吧。撫摸著葦,看著云,我想人生就是一種不可掌控的努力掌控吧。總有一天,我們會是天上的一片云;而現在,我們是地上的一株葦。葦是云地上的投影,云是葦天上的期待。北宋畫竹名家文同說:“身如浮云,無去無來,無亡無存。”一切都在永恒里,生而為葦,死后為云!



文章來源:深圳特區報
 
福利彩票三十选七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