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的位置: 首頁->新聞
 
絕美情書
更新時間:

  “天階夜色涼如水,坐看牽牛織女星。”七夕將至,世間無數的有情男女都會在這個晚上,對著星空祈禱自己的姻緣美滿。相對普通人,文學大師們浪漫多情,妙筆生花,他們的情書彼此慰藉,相互關愛。即使今天讀來,依然能給人帶來心靈的沖擊。

  魯迅在愛情上其實是被動的,如果不是許廣平“倒追”,大約真的要清教徒似的過一生了。從1925年第一封信,到1927年1月兩人終于握住彼此的手,魯迅與許廣平通了135封信。由慢慢打開心扉到親密無間,稱呼一路升溫。魯迅表露自己的愛意:“我對于名譽、地位,什么都不要,只要梟蛇鬼怪夠了。”并發誓說:“自己上課的時候,絕不會看班里的女生。”魯迅用情書轟開了自己心頭的堅冰,由怒發沖冠的斗士漸漸融化為柔情似水的愛人。不讀《兩地書》,我們幾乎忘記了許廣平曾經是那樣活潑、大膽、有趣,她率先發起了魯迅攻堅戰,并步步為贏。放在任何時代,她的勇敢都是令人瞠目的。

  與魯迅許廣平相比,徐志摩致陸小曼的《愛眉小札》就肉麻多了。但不得不說,是徐志摩那些熱得燙人的情書,最終讓陸小曼逆天下之大不韙,投進詩人的懷抱。“我沒有別的方法,我就有愛;沒有別的天才,就是愛;沒有別的能耐,只是愛,沒有別的動力,只是愛。”徐志摩的愛是不食人間煙火,清高出塵。徐志摩多情,但并不善變,他對陸小曼可謂溺愛,對她的要求幾乎有求必應,即使陸小曼向居心不良的翁瑞午學戲,徐志摩也能容忍。徐志摩的性格在《愛眉小札》展露無遺,愛世間一切美好的事物,對世界毫不設防,雖然是兩人天地的隱私,但寫來坦蕩,好像一個透明的孩子。

  沈從文被認為是“情書圣手”,《湘竹書簡》是他寫給張兆和的情書。他的信不僅寫得多,寫得好,而且求愛的精神尤其可嘉,屢敗屢戰,最后終于成功翻盤,生生將一件不可能的事變成了可能。沈從文的情書中,有堪稱經典的句子,如“我一輩子走過許多地方的路,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數的云,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如果說這些甜言蜜語對張兆和來說不過小兒科(她追求者甚眾,情書當然看得不少),那么沈從文以一個年長者和老師的身份給予的一些學業上的建議,才是打動張兆和的關鍵。從1929年12月開始,短短的半年時間內,沈從文給張兆和寫了幾百封情書,最終感動了張兆和,決定與沈從文過一輩子。

  從大師的絕美情書里,我們可以看到愛情在生長,詩意在飄蕩,靈感在回響。那些充滿情感的文字,或溫馨,或纏綿,或憂傷;而對于那些天下有情人,真的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文章來源:深圳商報
 
福利彩票三十选七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