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的位置: 首頁->新聞
 
梳洗打扮
更新時間:

  回到家,放下書包,焦莉洗了一把臉,又拿出木梳,對著鏡子打量著自己。平素的焦莉,很少照鏡子,也很少用木梳梳頭。不扎辮兒,順其自然的短發才過耳,很好打理,加上早晨匆忙,所以焦莉就經常是起床后洗漱完畢,用雙手順著額頭往后捋幾下就算梳頭了,偶爾用木梳時也是簡單梳兩下就完事。

  現在時間充裕,焦莉就比較認真地照鏡子看自己的發式,略微蓬松的頭發,用木梳梳了兩下后就順溜多了。見少許頭發還是挺立著,焦莉先用手壓了壓但還是不管用,又用木梳梳了幾下仍然不管用,就拿起木梳在臉盆里蘸了一下水再梳了幾下,這回頭發總算被馴服了。放下木梳,焦莉騰出兩手分別抓住腦后的兩綹頭發,就形成了兩個髽鬏,然后對著鏡子,前面照照,又左右照照。拉開抽屜,焦莉找出了自己10歲生日時媽媽給買的紫色頭綾子。雖說是平日不扎辮兒,頭綾子也只是試用過一次,但是焦莉這會兒還是動作嫻熟地用兩個頭綾子固定好了兩個髽鬏。繼續照鏡子,又用右手的拇指和中指,撥落下少許幾綹頭發綴在額頭上,算是劉海兒。別說,這淡淡的劉海兒,竟使焦莉平添了幾分媚氣。

  又洗臉,又梳頭,還變了一個發式,扎起了兩個髽鬏——鏡子里的焦莉呈現出另外一番模樣,頭發順溜板正、油光锃亮,臉上也泛著光,人顯得更精神、更有朝氣了。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好像變了一個人兒,焦莉一陣驚喜,感覺自己比媽媽還漂亮。

  媽媽常年當列車員,很小的時候,每當媽媽出車時,焦莉雖然不哭不鬧,但是心里總是空落落的,好一陣子才能緩過勁兒來,后來時間長了才慢慢習慣了。焦莉想起前天媽媽出車前的那個晚上,在昏黃的燈光下,她們一家三口兒在一起開玩笑的情景。媽媽一邊整理行裝一邊說:“莉別天不怕地不怕,跟假小子似的。每天要早點兒回家。”焦莉說:“還說呢,還不賴你們,我又沒個哥姐弟妹的,還不就得又當閨女又當小子。不過,你們現在可別再想生什么弟弟和妹妹了,不然我就成了小媽了。”爸爸媽媽都笑了,焦莉也咯咯地笑了起來。媽媽故作嚴肅地說:“你要是不聽話,備不住我們就生。”焦莉一噘嘴兒:“還要我咋聽話?!”媽媽放下手中衣服,一把把焦莉摟了過來,笑著說:“莉性子急,說話沖,也不打扮,跟假小子似的,將來大了,還不得砸在手上。”爸爸趕緊說:“才不會呢。我閨女這么俊,大小伙子們不搶瘋了才怪呢。”媽媽笑著說:“你爸盡想美事兒。”焦莉故作嗔怪:“你還是我親媽不?反正我爸是我親爸。你不在家的時候,我爸是又當爸又當媽。”媽媽也故作嗔怪:“你個沒良心的,生你時,把我疼了兩天兩夜。生完你后,你爸半天也沒送飯來,餓得我直心慌。我現在的胃病,就是那時候落下的。唉,說正經的,你爺倆吃飯可別糊弄啊。”爸爸說:“你自己也要注意休息,別一味兒地傻干,熬得紅眼兒八叉的。”想到這些,焦莉搖晃了一下頭,笑了起來。

  對著鏡子,又打量了一番,焦莉不知怎的又感覺有些不習慣,她突然想到自己這樣臭美,臉微微一紅,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文章來源:深圳特區報
 
福利彩票三十选七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