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深圳文化網 >> 相約大運閃耀鵬城
閎約深美——品讀梁永琳《今古同心》

  梁永琳,字玉海,祖籍廣東梅縣,成長于古城潮州。書香世家,自有積學,書畫雙擅。梁永琳畢業于中山大學中文系,然詩心書境畫意長蘊歲月之中,公余臨池,以傳統文化為綱,以詩書畫印為四維,交融會通,書畫金石,各臻妙境。梁永琳身為中國書協理事、曾任《人民日報》文藝部主任,其文學文章,則詩、散文、小說均有所作發諸報刊,并作書畫評騭,月旦人物,論原品鑒,每多卓見。

  商務印書館新近出版了女作家彭崑以心印心、以詩解詩的《古典詩詞心解》文集。梁先生有感于著者的志向才學,欣然作書,以書法反映詩心詞境,遂有《今古同心》書詩文畫合而為一出版。書中配有梁永琳的書畫印,其中書法配詩,一詩一幀,計得四十又一矣。其書體豐富,以真、行、草為主,得三十八幀,篆書二,隸書一。真書,與碑帖風格之不同,因文意而變;行、草書,又以詩情詞境而賦象結境,極詩心書境之形容,會禪心齋,遙入玄奧。

  梁永琳之書,雅有氣度,閎約深美。當我品讀其《今古同心》文集書法,興會之處,拍案叫絕,試言二三,以為同好共賞。

  如第一幀書姜白石《暗香》詞,以春風詞筆為旨,行筆和煦溫暖,若東風徐拂。然柔和其表,力蘊于中,度量雅具,靈動剛厚,相濟兼美也。蓋筆墨之道,過厚失剛,過剛失厚。剛厚中宜,是為書法之一大難以妥帖處也,書法之一大關捩所在,而梁先生自善為之。小楷或失之于板直,或失之于柔靡,或刻意求工字字精麗而失自然,或信筆而書點畫狼藉八法蕩然。梁永琳此書,純是自家面目,又有“樂毅”“靈飛”“玉版十三行”“黃庭”等諸家風韻蘊含其中,妙。

  第二幀依然為姜白石詞作,此詞感慨寄托頗深,非僅哀詩人身世,戰亂荒城,兼有“物哀”與“人生命運之思”。因此書作以草書出之,跌宕起伏,百境萬象,由筆而發。有時凝結如淚哽咽喉,如“少”之音聲短促,意筆雙斂。有時則重在強調詩人與書家的穿越時空的重訪抵達歷史節點的“現場感”,一個“到”字大書,頓時撐開一片天地,因人而境象俱活。“到”“聲”兩個字放開,又都有縱筆,“到”字縱筆綿長不盡,以狀思緒之奔涌滔滔,而“聲”字于一波三折之間,聲情并重,如擲金石聲于耳胸之間,鼓蕩肺腑,令人激昂。末句“年年知為誰生” ,“年”字之爽利遒勁,結字“生”之欹側澀重收斂,深得詩中寄托之況味,有著“過來人”的“痛”與穿過“痛”而抵過的超脫與自由之“痛快” 。“沉郁”“沉著”之深沉與此“痛快”并蓄,是謂“沉著痛快”之筆也。以作文言,此一“生”字,可謂文章“豹尾” 。

  第三幀書周清真之《解語花·上元》,書風洗盡鉛粉歸本色,如素衣美人,謝卻紅塵繁華。結合彭崑以詩解詩的文字,“坐看飛霜,凋此芳華”“從此燈一盞,書一卷,歌舞盡歡與我何干?”之意境與清真詞中“年光是也,唯只見,舊情衰謝”來看梁先生此幀書法,同是小楷,而心性淡雅、清放簡慢、人生蕭疏之心態情狀,于字里行間,一一俱見。由此可見,書不以工拙為美,而以書文契一、得意呈境為高。而在書唐高適《別董大》時,梁永琳以拙生剛正的北碑書之,寫出天寒地凍北雪黃云送別友人的情重意深與孤高豪邁之境,“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既是褒贊激勵友人又是詩人自況,縱天地四閉,風雪交加,道阻且艱,但這種樂觀主義精神是那樣富有感染力。這樣鏗鏘有力的詩句,也只有以這種剛拙遒勁而不無“落拓江湖載酒行”不羈狂狷意態,方可盡得此境。因此,此幀書之“拙剛”處,一如魏征之耿直方棱風骨在唐太宗眼里,轉為“嫵媚”之可愛大美焉!梁永琳這種書法的“功夫在書外”之能,非僅知書法筆墨技巧者所可與道也。

我要評論    
  匿名發表   
福利彩票三十选七结果